• 北京三分彩人工计划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7 08:44:46本章字数:3439字

    第十四章 世人都说风流好 风流恰似三月花

    回头说这赵进前,这赵进前得了上面的通知,就去准备工作资料,生活用品,准备停当,下楼坐上了行长专车,由贴身司机开着去了省城。

    没走之前这司机小子已经把消息通报给常厉坚了,待他们前脚走,这里常厉坚与包武德也马不停蹄地赶往了省城。

    到了省城常厉坚与包武德先找个宾馆住下,第二天赵进前的司机就找上门来,仨人在酒楼吃喝一通,司机告诉了他们下榻的宾馆,常厉坚记下了,待司机走后,俩人移师赵行长住的宾馆,开了个房间俩人住了下来。

    这俩人住下后啥事不干,立马就在这家宾馆附近找闲房子,并且在附近的宾馆、洗浴中心中物色小姐,专挑长相优美的下定金,然后让这些小姐轮番去赵进前的房间敲门,专门在赵进前面前卖弄风骚。只要赵进前开完会回到房间,就有一拨又一拨的漂亮的女孩子出现在他面前,轰赶都轰不走。

  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看到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自己眼前晃悠,没几天功夫这赵进前的丹田之火又燃烧起来了,可是在省城开会,一年还不来几次哩,如果出事了怎么办,心里不免害怕,怕公安硬闯房间给摁床上,逮住了,那可不是损失钱财的问题了,闹不好头上乌纱帽也会被人摘掉,还得丢祖宗八代的人,所以这赵进前虽然心里有万分的渴望,也被害怕出事克制下来了。不过在同司机一起吃饭的时候,还是从言语中透露出对女孩子的渴望,以及对安全问题的担忧。

    这司机何许人也,但凡是给领导当司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的。这家伙立马靠近赵进前小声说:“赵行长,你真有这心?”

    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说得太明白的,打嗯啊也能表述明白。

    “啊,嗯,是哈!”赵行长嗯哈道。

    “赵行长,只要你有这心,这事你包给我,我包管你今日就能舒坦,泄火。不但舒坦,泄火,还安全,绝对出不了问题。”司机信誓旦旦地说。

    “呵呵,真的啊?你有这能耐?”赵行长将信将疑地问。

    “有!真的!赵行长这是啥事啊,我能给你胡说八道嘛。”司机更加坚定地说。

    “你有这能耐,你咋不早说啊,在哪?那地方也有这里这么好的姑娘?”赵进前埋怨着问道。

    “有,比这里还多,包管你满意,不信你试试?”

    “真的?”

    “真的!”

    “那还试啥试,不用试了,我能信不过你。刚好今天开完会,剩下的就是不重要的交换意见了,去不去都中。这样吧,你现在就去准备,我今晚就搬过去,不要多,你今晚预备两个就行了,可一定要既年轻又漂亮的,不要狗狗穰马齿菜的都往篮子装。”赵进前严肃地说。

    “赵行长,您放心,凡是我看不进眼的,你也一定不喜欢,我替你把关,一定个个都是绝色佳人,包你满意。”司机躬着屁股恭谨地说

    “中,就这样说,待会儿我去会场点个卯就回来,你这就去准备吧。”赵进前说罢起身准确材料去了。

    司机听罢一溜烟地跑着离开了房间,出门就哈哈地笑出声来。

    闲话少说,下午四点多赵大行长就溜出会场了,回来见到司机就问房子在哪里?司机二话没说直接领他去了常厉坚事先准备好的房子。

    到房子前一看赵大公子笑了,这地方真隐蔽,就是个住家户,在一个小区里,离他开会住的地方也很近。

    赵公子进房间转了一圈,不住的点头,口中喃喃的说:“中,好,早知有这种好地方还住啥子宾馆,住在这里比哪儿都强。咱就住这里了。”边说边往里屋走,整个屋子看了一遍,没发现不好的地方,于是脱了上衣,歪斜着躺在床上。

    司机多机灵的人,立马窜出门去,打电话通知常厉坚,常厉坚一推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子,说道:“你今天是打头炮的,这一炮一定得打响了,事成之后定有重谢。”

    “大哥,你放心吧,对付这号人我自有办法。”说罢了,女子信心满满得扭着屁股随着司机走了。

    到了晚上,常厉坚与包武德刚吃过饭,司机就打电话来了,让再过去一个,常厉坚与包武德一听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,心想这鱼真的上钩了。于是赶紧打电话把事先预备的小姐叫了过来,两人慌忙领着她往赵行长的住处赶,赶到小区门口,司机正等在那里哩,常厉坚上前与司机一阵耳语之后,把小姐交待了,转身与包武德离开了。

    第二天赵大公子一天没出门,留住两个不让走,让陪他玩,屋都不让出,吃喝拉撒全在屋里解决,弄一副牌玩游戏,女子输了脱衣服,他输了掏钱,如此胡闹了一整天,女子赢得腰包鼓鼓囊囊,他落得个心花怒放,玩了一天牌,慢慢恢复了昨晚失去的元气。

    到了晚上,三人打仨人飞,打到筋疲力尽才举旗息鼓,熄灯拔蜡,撅腚睡觉了。

    两女子又玩了一天一夜,收获颇丰,没见过这么好玩又慷慨的主,天一早俩人开房门走了,来到常厉坚这又要了赏钱,高高兴兴地挣下单钱去了,把赵公子撇在屋里了。

    等到赵进前睡到半晌午醒来,看看房间里空无一人,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睡在床上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心想,婊子的心,戏子的誓,没有一个是可信的,想着苦笑了一下,起床向卫生间走去。

    洗漱完毕,已经是中午了。

    赵进前打电话给司机,让司机送饭过来。

    下午司机走进房间时赵进前已经吃过午饭,正坐在床上看电视,看到司机走了进来,责怪道:“看看你找的都是啥人,得了钱全跑了,撇下我一个人没人管了。”赵进前说罢脸色阴暗下来。

    “哎呀,他奶奶的,真的?”司机一跳脚骂道。

    “你看看这屋除了我还有人没有?”赵进前没好气地说。

    “哦,好了,好了,她们走就走吧,我再给你找去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既然玩了就玩开心,玩不重样的,我再给找几个。你再要几个?”贴近赵进前看着脸恭敬地说道。

    “找啥找,不找了。”赵进前不耐烦地说。

    “咋的了?”

    “啊啊啊,就是不要了,不想要了。”赵行长吱吱唔唔地说道。

    司机一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刚才还在埋怨女孩们没良心哩,这会又不让来了,啥意思啊?司机想不明白,于是问道:“咋的了?”

    “没咋的,你说咋的,他娘的脚,是昨晚玩竭力了?上午起来到现在腰疼腿酸,没一点力气了。才玩两天就不行了,睡一上午还没恢复过来,没感觉了,你说愁人不愁人,这是年龄大了,不应该啊,我才三十多岁啊,啊啊……”赵进前说着直摇头。

    听锣听声,听话听音。司机啥人,一听就知道咋的了。于是转身就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你别急,我去给你拿样东西去。”说着已经走出门了。

    司机出了门就给常厉坚打电话,把这里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,临了叮嘱道:“你快找人去弄一盒正宗的伟哥去,一定要真的。我马上去你那里。”司机说罢挂了电话就往常厉坚的住处走去。

    等司机见到常厉坚时,常厉坚的面前放着一盒写着外文的药。常厉坚往司机面前一推说道:“正宗的美国货,拿去吧。”

    “你手里还有没有漂亮的女子?”

    “有呀!要几个?”

    “再来两个吧。多了他也吃不消。”

    “你先过去,女子后面立马到。”

    两人分头行动,没等赵进前午休,屋里就多了两个女人,司机见女人来了,把药递给赵进前,叮嘱了几句,于是退出了房间。

    两个女子过来时常厉坚就特别交待,让她们俩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这个房间,走了额外的好处不给了。

    这赵大公子得了司机给的药,心知肚明,看看上面全是洋文,看不太懂,上学时学的洋文如今都就着饭吃肚里了,看了半天没看明白,心想平常吃药都是吃两粒,这药也应该是吃两粒。想着把药放到一边,于是等司机出门之后他就迫不及待说道:“来,来咱们玩牌,咱仨赌运气,我输了出钱,赢了你俩脱衣服。”

    女子一听立马眉飞色舞兴奋起来,捋起袖子就坐到牌桌前,望着赵大公子笑盈盈地说道:“来吧,刷牌。”

    要说这赵进前为啥每次相见都是先与女孩们找乐子耍牌玩呢?说来很简单,单凡是平时严肃谨慎的人,见生人都有紧张心理,也是一种压迫心理,有受制于人又摄制于人的心态。找乐子耍牌玩这种方式即可轻松心情,又可增进互动,减少彼此间的生疏感,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,平衡压抑的心态,放松自我约束的心理,找回做人的原始本性,最大程度地释放灵魂,让心灵获得原始的理性。所以这世上越是有压抑感和约束心的人越容易当官,同样也越喜欢相声或娱乐表演,对异性间的娱乐就更不用说了,只要不是在众人面前,只要单独与异性个别在一起玩耍,这号人反而更有天赋异禀,比任何人都会玩,并且玩得其乐融融。

    赵进前与女子一直玩到司机把饭菜和酒送进屋,赵进前看着很满意,于是与女孩们吃喝起来。

    干这一行的没几个不会喝酒的,喝起酒花样还多,两个女孩开了酒就满上,与赵进前推杯换盏共饮起来,两杯酒下肚就不矜持了,其中一个捋起袖子就要与赵大行长划拳斗拇,赵进前也不示弱,伸出手来就比划起来。

    “酒是色媒婆,风流茶说合。”仨人一起耍牌,如今又一通酒食,早已成熟人了,言语间就少了很多客套,完全是很直接的表述自己的心情了,没有束缚了,恢复到做人的原始本性,也就粗话连篇了。

    这也是异性之间很容易沟通,很容易进入对方心灵的原因。

    正是:

    酒色媒婆风流茶,阴阳混圆不分家。

    世人都说风流好,风流恰似三月花。